[在線閱讀] 脆弱生命的完美逆袭(37《禅修与健康》)

脆弱生命的完美逆袭


图文由韩国首尔白玉菩提禅修中心提供
【关键词:体弱、失眠、坐骨神经痛、腰间盘突出、畏寒、忧郁】


       蔼恩,56岁

      我从小身体就不好,消化功能差、免疫力低,出生才两三个月就不停地拉肚子。见我如此瘦弱,母亲甚至担心养不活我。
      长大后,我的身体依然很差,每天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不舒服。自打记事起,几乎每个晚上,我都是翻来覆去难以入睡,睡着后也经常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,神经敏感到听到一点声音就会惊醒。去医院检查,医生解释不清我得了什么病,只给我一个“身体异于常人”的结论。
      1982年,我突发急性营养失调,一下子从49公斤瘦到42公斤,之后就很怕吹到风,就连夏天也要穿着长衣长裤,否则就会感觉到入骨的酸痛。

      车祸、手术、生意场失利的打击

      1991年8月,一场车祸又把我送进医院,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,却留下了腰椎间盘突出、坐骨神经痛等后遗症。从此,我无论坐着还是站立,都不能超过5分钟,更无法长时间走路,上下楼梯也十分艰难。每天夜里,我都要侧身睡,以免压迫到神经引起疼痛,即使这样,有时也会痛得整晚睡不着。平时,看着朋友们在外面自在地玩耍,我特别羡慕,多次在窗前黯然神伤。
      2008年,我的子宫里又长了肿瘤,医生为我做切除手术时,发现子宫和内脏沾黏,导致手术进行了几个小时才完成。那次手术后,我的身体更虚弱了。我几近崩溃,多年来,家人为我操碎了心。
      身体恢复一些后,我开始做投资,却失败了,看着渐渐流失的资金,我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,不安、悲伤、恐惧每天都侵袭着我。2009年8月,我被确诊患了忧郁、恐慌等疾病,内心如坠冰窟。精神的重压使我变得越来越脆弱,2011年12月,我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,醒来后,望着苍白的天花板,我心如死灰,曾三次挣脱医生的束缚,想要了结生命。

      禅修后,身体全面改善

      幸好上天没有抛弃我,让我遇见了菩提禅修,让一切开始发生转变。2015年4月,我参加了首尔白玉菩提禅修中心的8天半健身班。初次体验“大光明修持法”时,我就感觉到身体里有一团团的气往外出,我想这可能是排病的表现,心中立即对禅修升起了信心,看到了生命的希望。起初,30分钟的“大光明”,我需要用5个小时分段练习才能完成;别人很轻松就能抬起胳膊,对我而言却难如登天。为了尽快好起来,我咬牙坚持,累了就休息,休息好了继续练。
      就这样,两个月后,我终于可以正常修练“大光明”了,可以举胳膊做“通天印”了;5个月后,我进步到可以连续禅修3小时,并且每晚至少能睡6个小时,睡得很香、很安稳,醒来后精力充沛。
      2015年9月,我又参加了二级禅修提升班。课程期间,每当我接受能量加持时,感应都非常强烈,腹部有一股气一直往上窜,打嗝、咳嗽、吐痰不止,每次加持完都感觉浑身舒爽,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。课程结束后,我的忧郁和恐慌感就消失了,变得乐观开朗起来,再也没有不想活的念头了。
      2016年12月,我又参加了禅修中心举办的“百日筑基”活动,包括念佛、“八卦内功”、大礼拜等,每天一共禅修7个小时,慢慢地,我的身体得到了进一步改善。当我坚持禅修108天后,腰椎间盘突出、坐骨神经痛的症状基本好了,晚上可以平躺着睡觉了,走路、爬坡、走楼梯时,体力不输年轻人。之后,随着持续地禅修,我的身体越来越好。到了2018年6月,我不怕吹风了,重新在夏天穿上了短袖衣服,体重也回升到了52公斤。家人看到我的变化,都为我感到高兴,也走进了菩提禅修。
      菩提禅修拯救了我的人生,让我重获新生。现在,我依然坚持禅修,每天至少3小时,最长时间能达到7小时。我发愿:我要像金菩提禅师那样,去帮助那些曾经和我一样被病苦折磨的人,让他们重获健康快乐!

(注:禅修的效果会因人而异)

37期 禅修与健康_简体-38.jpg
2019-7-6 17:07
本帖最後由 千手观音-传承 於 2019-7-6 17:07 編輯

TOP